理工要聞

【最美理工·人物】陳松:以青松品質育桃李芬芳

作者:呂湛湛 周蕾 顏超博   來源:黨委宣傳部   時間:2021年11月02日 10:40

 

下午六點,天色逐漸黯淡,實驗實訓中心的一樓大廳的燈亮著,信息科學與工程學院副教授陳松嫻熟地推著小推車穿過側門徑直走入淅瀝的秋雨中,在轎車和推車之間來回搬運著為即將到來的大學生電子設計競賽而準備的電子耗材。回到創新基地后,陳松先是整齊堆放好耗材,然后淡然地抖掉灰黑色衣服上的雨滴并笑著說這點雨根本沒什么。

自2007年至今,陳松帶領團隊指導學生參加全國大學生電子設計競賽、信息技術應用水平大賽、物聯網應用大賽、物聯網+創業創新大賽、“挑戰杯”等競賽獲國家級一等獎13項、國家級二等獎10項、國家級三等獎3項、省一等獎近四十項。他探索建立的“437”創新訓練模式,在全省高校形成較強的輻射效應,相關項目獲省級教學成果二、三等獎各1項。的確,相比于15年間遇到的風風雨雨,這點小雨算不了什么。

 

雪壓青松,青松挺直

松,堅毅不拔、勤儉建業。人如其名,陳松著實是一個不畏艱難、雄氣勃發、愈挫彌堅的人。

2007年他帶領團隊順利拿下大學生電子設計競賽國家級二等獎,2009年又將大學生電子設計競賽初測省一等獎收入囊中,一路綠燈。比賽的寶貴經驗為將要參加2009年電子設計競賽國賽的團體提供著精神動力和智力支持。駛往武漢大學競賽點的途中,面包車載滿了歡笑和勢在必得的信心;而在返回學院的路上,面包車充斥的卻是沉寂和灰心喪氣的懊喪——沒有拿到國一。萬般失落涌上陳松的心頭,但是面對學生們落寞的神情,他換上了一慣的笑容。

2020年,陳松帶領學生在全國大學生電子設計競賽獲得一等獎

 

回到辦公室后,陳松用手指按壓著兩眼內側的睛明穴,學科競賽這條路是繼續走下去?還是另尋他路?繼續走下去會走多遠?路上會發生什么?……無數的問號鋪天蓋地地撲向陳松,日頭漸漸暗下去,黑暗暫時籠罩在他周圍,而當時的陳松仍舊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不知道這是岳陽哪個學校,居然可以做得這么好,像是國防科大做出來的一樣”,2007年電子設計競賽時長沙理工大學初測現場的驚呼聲,讓他猛然想起了國防科大庫教授說的這句話。“就是這么一瞬間想明白了,我在心底告訴自己,一定要帶學生拿到國一。”陳松那一刻像孩子一樣興奮地拍著桌板。

自2007年至今,陳松帶領團隊指導學生先后參加全國大學生電子設計競賽、信息技術應用水平大賽、物聯網應用大賽等

 

“陳老師打比賽時很少休息,每天就縮在折疊椅上睡兩個小時。”對于陳松而言,這就是他比賽時的常態化操作。“我們就是一群學習‘瘋子’,這群‘瘋子’聚在一起,總要干一點事。”就是他口中的“這一點事”讓他帶領學生一舉拿下2011年的大學生電子設計競賽國家級一等獎。在2020年還被邀請參加模擬電子系統邀請賽,這項比賽的受邀對象主要是設置了電子信息或電氣工程本科專業,并且列入國家“一流大學及一流學科建設高校”計劃的普通全日制大學,以及部分在電子信息或電氣工程專業領域具有較大影響或較強專業特色的其它大學,48所大學組成的激烈賽場里,陳松帶領的學生團隊以破竹之勢代表我校以C題第一名獲得全國一等獎——這也是湖南理工學院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TI杯邀請賽國一的領獎臺上。

從一開始的“一定要拿到國一”到后來的無數次與學生捧著證書在鏡頭前合影,他實驗室里電腦上密密麻麻的競賽問題分析,心得感悟就這樣默默地見證著這棵青松是如何地舒展腰肢,又是如何在皚皚白雪中透出那頑強的綠來的。

 

漸出蓬蒿,不忮不求

陳松從實驗員、講師到副教授,如同青松托根廣路,陳松的根便是背后二十多年的堅守和忘我的執著。

他培養學生們的動手實操能力,一直遵循“理論先行”原則。“上陳松老師的理論課一點也不輕松,因為課上內容總是涉及到很多面,書本上有,書本外就更多了,但是不得不說一堂課下來,的的確確收獲不少”,學生們對陳松的課可謂是“又愛又恨”。

正如在國防科技大學分享經驗時提到的模塊積累那樣,陳松非常注重學生們的積累。“模塊可以比喻為砌房子的磚頭,碎石子難砌房,磚頭砌房快。或者可以將其比喻為板房,模塊就是板材。”除此之外,他還創造性地提出了“437”(4硬3軟7方向)創新訓練教學體系。他鼓勵學生學好硬件課程和軟件課程,并把所學靈活運用到無線通信、應用軟件等七個方向。

陳松經常與學生進行課后互動、談心談話,當學生的“知心朋友”

 

提及工科生,大多數人眼前都會浮現出埋頭苦干,不善言辭的形象,而在陳松的學生似乎卻并不符合這樣的大眾認知。不僅了解學生們與專業息息相關的知識需要,陳松還細心地發現了工科生對語言表達提升的需要。上課之余,他組織學生辦講座,鼓勵學生做演講,讓學生面對面講給學生聽,讓學生們在和電路交流之余感受到語言的魅力。

15年前,陳松牽頭組建大學生電子信息技術創新基地,著重培養學生們的實踐能力和創新能力。他為了讓來自不同專業、不同學院的100余名學生便于管理和培養,經自己長期研究探索后總結出了一套以“協作+競賽團隊訓練”“預演+監控任務驅動”“傳承+創新持續發展”為核心的人才培養長效機制。

15年來,創新基地搬遷了一次又一次,創新基地的學生走了一批又一批,不變的是陳松日日夜夜的堅持和守候。同事們下班走后的辦公室很空曠,它是陳松安心投入工作的地方,它也是創新基地的同學們和老師熱烈討論疑難問題的辯論場。學生們圍著老師,陳松執筆在紙上畫出他們熱愛的美麗電路,卻總是因為探討得太過深入而忘記時間。因為回去得比樓管還晚,所以陳松也經常被笑稱為“半個樓管”。

2001年,陳松與學生在人民大會堂前合影留念

 

在教23年,也許對其他人來說是一個很漫長且辛苦的過程,甚至會為了經濟利益而放棄這份工作。但對陳松來說卻不是如此,他23年如一日地堅守在崗位上,一直享受著教書育人帶來的快樂。“我覺得老師主要并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培養學生。人生的最高境界是一輩子做了一件自己喜歡做的事,并得到了大家的認可,也產生了一定的經濟效益。至于累,肯定是有的,但我精神上很愉快。”陳松一直在崗位上勤勤懇懇、不忮不求,因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他就堅守什么,不做庸庸碌碌、汲汲營營的人。

 

迎風有聲,亭亭如蓋

“我感謝自己的家庭,感謝他們給予我一路向前的動力;感謝學生們對我的信任與支持,我們的培養是相互的;感謝學校和教務處多年的經費支持,他們讓我毫無顧慮地奔赴前行的路;感謝同事們對我這古怪脾氣的包容……要感謝的人和事真的太多了。”數次回望這么多年的風風雨雨,陳松都會想起那些為自己撐過傘的人們,然后他接過傘,又為許多人遮蔽著風雨。風雨聲中,那挺直的青松顯得愈發繁茂和青翠了起來。

陳松正在指導學生科研

 

“謝玉伸是個愛吃排骨和火龍果的孩子,曾經用一個晚上就立馬解決了其他學生做了一個月效果都還不明顯的風力小車的題,我給他獎勵了兩頓排骨和四個火龍果。”陳松臉上掛著笑回憶著這位畢業后去了小鵬汽車公司工作的天才少年。

“叮咚”,一條微信信息發來,是謝玉伸。“松哥,我這次聽你的,去給祖國出力了。“這次有大動作?”“這次是小動作,還會有大動作。成了就告訴你,不然太丟人了。”陳松笑笑,沒有回復下去,可能在心里盤算著這次該獎勵謝玉伸多少頓排骨和多少個火龍果,也有可能想著下次和謝玉伸見面時當面和他說一句“老師看好你,你永遠都是創新基地的驕傲”。

他對學生向來不吝嗇自己的鼓勵和贊美,他愛把競賽得來的經費給學生們購置實踐器材,他還曾趕赴深圳為患病的學生籌措善款,一天之內籌集近7.4萬余元。他清楚地記得每一個學生的名字和特點,也溫柔地將自己對學生的愛藏于無數次指導和叮囑之中。

電子信息專業的唐澤群提起陳松口吻里是滿滿的欽佩:“松哥就像是一個全才,我們什么都比不贏他,但是我們就是愿意和他一起做任何事。”在陳松的日歷里是沒有寒暑假的,無論如何他都會待在創新基地陪著沒有回家的學生們一起度過嚴寒或者酷暑。冬季四肢寒涼,他們在休憩時會來一場羽毛球或者乒乓球的大比拼。有陳松老師在的地方,無論再冰冷也都有了家的溫暖。夏季易口干舌燥,他們切開清脆的綠皮紅瓤西瓜,任由甘甜竄入嗓子眼,這種甜就像極了陳松老師看到學生們一個個成了才臉上泛出的笑容那么甜。

一說起學生,陳松露出欣慰的笑容:“比如說,尹慧精明能干,動手能力強;朱江燦和楊博文能解決很多人都解決不了的問題......他們有的在985、211的學校繼續深造,有的在知名企業大放異彩。雖然我沒有為國家做過多大貢獻,但為國家培養出了一批出類拔萃的青年,感覺很有價值。”

暮色四合,創新基地的學生們正認真投入在自己的研究中,17號樓的樓管早已下班回家,但是創新基地辦公室的燈仍舊亮著。帶著疑難問題的學生推開門,一定可以看見熟悉的那位老師端著熱茶,等待著他或他們的到來。秋夜里,三樓的那盞燈的確格外溫暖。

(責編/田夏    初審/楚霖    終審/王慶華 )

9号彩票|手机版下载